欢迎来到学子网!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10篇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10篇

《朝花夕拾》里作者鲁迅用夹叙夹议的方法,以青少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为线索,真实生动地叙写了自己从农村到城镇,从家庭到社会,从国内到国外的一组生活经历,抒发了对往昔亲友和师长的怀念之情,同时也对旧势力、旧文化进行了嘲讽和抨击。小编搜集整理了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10篇,希望这10篇精选的朝花夕拾读书笔记能够得到大家的喜欢!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1)

中西的思想确乎有一点不同。听说中国的孝子们,一到将要“罪孽深重祸延父母”的时候,就买几斤人参,煎汤灌下去,希望父母多喘几天气,即使半天也好。我的一位教医学的先生却教给我医生的职务道:可医的应该给他医治,不可医的应该给他死得没有痛苦。——但这先生自然是西医。   父亲的喘气颇长久,连我也听得很吃力,然而谁也不能帮助他。我有时竟至于电光一闪似的想道:“还是快一点喘完了罢……。”立刻觉得这思想就不该,就是犯了罪;但同时又觉得这思想实在是正当的,我很爱我的父亲。便是现在,也还是这样想。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2)

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回忆中的过去总是更美,但那确实是我的回忆了。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3)

我个人觉得“猫”这一意象是分虚实的。实的部分,自然指的是实实在在的、生物上的猫了。鲁迅先生说的一些理由,比如猫爱欺辱猎物、形象娇媚等也可以说明其道理。

然而,真正精髓的在于猫的虚指,鲁迅先生显然在用猫指代某些人,看似在批判猫的劣,其实是在含沙射影地贬某些人。比如猫爱玩弄猎物这种习惯,“颇与人们的幸灾乐祸,慢慢地折磨弱者的坏脾气相同。”还有其娇柔媚态像极了那些谄媚之人的丑态。

中间讲述关于鲁迅先生的隐鼠倒是颇为有趣的,还有墨猴也很有意思,这里想必是鲁迅先生的某一个生活片段了。正因为隐鼠被猫叼了去,所以让鲁迅先生恶了猫,于是仇猫的话柄也传了出去。值得注意的是其实有一句:“这作战继续得颇长久,此后似乎猫都不来近我了。但对于它们纵使怎样战胜,大约也算不得一个英雄;况且中国毕生和猫打仗的人也未必多,所以一切韬略,战绩,还是全部省略了罢。”这里如果用虚指的话,可以翻译为鲁迅先生与御用文人争斗的韬略或者功绩终究是会被遗忘的——事实上,的确如此,而且不仅在以为样,还有人妄图敲碎民族的脊梁。

于文末,先生仍不忘再讽刺一波:“经验既多,一旦大悟,知道猫的偷鱼肉,拖小鸡,深夜大叫,人们自然十之九是憎恶的,而这憎恶是在猫身上。假如我出而为人们驱除这憎恶,打伤或杀害了它,它便立刻变为可怜,那憎恶倒移在我身上了。”这一点在当今网络社会颇为相似,人们纷纷同情装可怜的犯人,只要犯人泪流满面,忏悔罪行,说些“我穷”或者“家有老母”的话就能博得大众眼泪,遂而将逮捕他的警察同志蔑为“不知冷暖的残酷者”,着实悲哀。所以无怪乎“其实这方法,中国的官兵就常在实做的,他们总不肯扫清土匪或扑灭敌人,因为这么一来,就要不被重视,甚至于因失其用处而被裁汰。我想,如果能将这方法推广应用,我大概也总可望成为所谓“指导青年”的“前辈”的罢,但现下也还未决心实践,正在研究而且推敲。”

最后帖一段这一篇我最爱的话,也是鲁迅先生不修善的宣言:

“当我失掉了所爱的,心中有着空虚时,我要充填以报仇的恶念!”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4)

大概平凡的小人物也可能有不平凡的力量。 似乎人生想要把自己的喜恶表现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5)

“我是常不免于弄弄笔墨的,写了下来,印了出去,对于有些人似乎总是搔着痒处的时候少,碰着痛处的时候多。万一不谨,甚而至于得罪了名人或名教授,或者更甚而至于得罪了“负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之流,可就危险已极。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大脚色是“不好惹”的。怎地“不好惹”呢?就是怕要浑身发热之后,做一封信登在报纸上,广告道:“看哪!狗不是仇猫的么?鲁迅先生却自己承认是仇猫的,而他还说要打‘落水狗’!”这“逻辑”的奥义,即在用我的话,来证明我倒是狗,于是而凡有言说,全都根本推翻,即使我说二二得四,三三见九,也没有一字不错。这些既然都错,则绅士口头的二二得七,三三见千等等,自然就不错了。”

鲁迅的《兔和猫》的侧重点明显不在于“毒死”猫,而在于“不修善”。然而,群众或者好事者的目光总是集中到“毒死”上面——这一点是可以解释的。用勒庞的《乌合之众》的理论,群众能接受的思维都是形象的,也就是说画面感越强、越不需要思考的内容,他们记得越多越牢靠。显然,“毒死”这个动作有着强烈的形象意味,而“不修善”这个层面并不浮于表面,是需要思考深究的,但这往往为群众或好事者忽视,或者有意忽视。再加上,群众的逻辑推演能力几乎是没有的,经过所谓的名人或者名教授或者“负有指导青少年责任前辈”的故意引导,用些车轱辘逻辑好像真的能把一个人变成一条狗。如果鲁迅是狗,即使他说二二得四,那必然是错的了,而那些反对他的绅士说二二得七则必然是对的。这简直与《1984》中关于“自由就是2+2=4的自由”何其相似!

真理并不在客观中,而在娱乐舆论中!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6)

人的喜恶远没有动物那么简单。但却又很简单。 看到可爱就可以喜欢鼠,至于是不是破坏什么东西只要不是自己的可能都没有关系。 因为杀害了自己喜欢的鼠当然要讨厌猫。可是就连最后发现不是猫杀害的也转变不了自己的看法了。 喜欢很简单,讨厌也很简单。但是转化大概要有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7)

《阿长与<山海经>》

这篇早已看了不知多少遍。抛开一众文本分析,自己对这位长妈妈是喜欢的。她对孩童的爱意是真切的,说明她本性纯善,因此她身上的那些个缺点好像也因此变得可爱。想想自己家中,或许也还有着这样的老人,喜欢絮絮叨叨,喜欢说点小话,对神灵心怀敬畏,但这些都掩不了不他们对晚辈们的疼爱。因此有时候虽然可能觉得烦,但也并不是不可忍受。

不过,究其原因,读者会对人物抱有何种观感,很大程度也取决于作者的描绘。正是因为先生对这位儿时保姆怀着真切的爱意,才能让读者也喜欢上她。

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记得以前的摘抄本上还有专门抄下这段话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8)

1.现在说起我仇猫的原因来,自己觉得是理由充足的,而且光明正大的。一,它的性请就和bieren别的猛兽不同,凡捕食雀鼠,总不肯一口咬死,定要尽情玩弄,放走,又捉住,捉住,有放走,直待自己玩厌了,这才吃下去,颇与人们的幸灾乐祸,慢慢地折磨弱者的坏脾气相同。

2.想到生的乐趣,生固然可以留恋;但想到生的苦趣,无常也不一定是恶客。无论贵贱,无论贫富,其实都是‘一双空手见阎王’,有冤的得伸,有罪的就得罚。

3.在日本留学观看枪毙中国人的纪录片。‘’万岁!’ 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听得特别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4.鲁迅在日本仙台在藤野先生门下受教。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理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知道。

这本回忆往事的散文集,在很小的时候就读过了。重新读过,还是那句话,古今中外,一个好的作家一定是细心的,有着常人不曾有的洞察力与同情心。先生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散文随记里记录了他身边发生的小事,也从这些小事中领悟生活。

其中有一段故事,他在感叹造物主对生命是如此的不屑一顾。昨天在胡同看到的野猫尸体,今早就不见了,被别人铲走了。可曾有人叹息那个胡同昨天有个生命逝去。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周围,每天开车上学都会看到路上有着动物的尸体,也许之前会匆匆驶去,现在也会在心里为那个可怜的生命默哀三秒。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9)

狗·猫·鼠

我已经改变态度,对猫颇为客气,倘其万不得已,则赶走而已,决不打伤它们,更何况杀害。这是我近几年的进步。经验既多,一旦大悟,知道猫的偷鱼肉,拖小鸡,深夜大叫,人们自然十之九是憎恶的,而这憎恶是在猫身上。假如我出而为人们驱除这憎恶,打伤或杀害了它,它便立刻变为可怜,那憎恶倒移在我身上了。……其实这方法,中国的官兵就常在实做的,他们总不肯扫清土匪或扑灭敌人,因为这么一来,就要不被重视,审视与因失其用处而被裁汰。

无常

耳所习闻的只有什么“人生无常”之类的话。大概这意思传到中国之后,人们便将他具象化了。

朝花夕拾读书笔记精选(10)

迎神赛会这一天出巡的神,如果是掌握生杀之权的,——不,这生杀之权四个字不大妥,凡是神,在中国仿佛都有些随意杀人的权柄似的,倒不如说是职掌人民的生死大事的罢,就如城隍和东岳大帝之类。那么,他的卤簿中间就另有一群特别的角色:鬼卒、鬼王,还有活无常。

凡有一处地方,如果出了文士学者或名流,他将笔头一扭,就很容易变成“模范县”。

人是大抵自以为衔些冤抑的;活的“正人君子”们只能骗鸟,若问愚民,他就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你:公正的裁判是在阴间!想到生的乐趣,生固然可以留恋;但想到生的苦趣,无常也不一定是恶客。无论贵贱,无论贫富,其时都是“一双空手见阎王”,有冤的得伸,有罪的就得罚。

然而那又究竟是阴间,阎罗天子、牛首阿旁,还有中国人自己想出来的马面,都是并不兼差,真正主持公理的脚色,虽然他们并没有在报上发表过什么大文章。当还未做鬼之前,有时先不欺心的人们,遥想着将来,就又不能不想在整块的公理中,来寻一点情面的末屑,这时候,我们的活无常先生便见得可亲爱了,利中取大,害中取小,我们的古哲墨瞿先生谓之“小取”云。

凡“下等人”,都有一种通病:常喜欢以己之所欲,施之于人。虽是对于鬼,也不肯给他孤寂,凡有鬼神,大概总要给他们一对一对地配起来。无常也不在例外。

至于无常何以没有亲儿女,到今年可很容易解释了;鬼神能前知,他怕儿女一多,爱说闲话的就要旁敲侧击地锻成他拿卢布,所以不但研究,还早已实行了“节育”了。

>>更多关于朝花夕拾的读后感 好词好句 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