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子网!

求助救援美文

求助救援美文

  带着忧伤,和TOM两人开车从台北赶回新竹的公司宿舍,时间已是午夜,除了忧伤还有一身的疲惫,早上出门时的兴奋与期待已不知去何方躲藏了。

  明志去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后,疲惫消去不少;而忧伤却像夜晚围着路灯乱撞的飞蛾,反复,且义无反顾的冲撞着自己的心灵;此刻选择上床睡觉绝对是一个愚蠢的选择。

  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丢下烟盒,将黄色的烟嘴放入双唇之间含着,右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双手抱握,迟疑了一下没有点燃嘴上的那支烟;闭上了双眼,握着打火机的双手撑着自己的前额,脑海中自然出现的是悦的身影和容貌。

  “还是发封邮件给悦吧!”睁开眼睛的明志,做出了决定。

  当思念产生的时候,只能而且只有一件事情去做,那就是联系思念的人。

  打开桌上的笔记本,按下启动电源键,屏幕亮起,出现了绿色的滚动进度条。这时明志才点燃了含在嘴中的那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地从嘴中吐出白色的烟雾,看着屏幕,等待开机完成。

  用鼠标双击一下屏幕上一个邮件图案的小图标,明志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点击了新建按钮,在邮件地址栏中熟悉的输入了悦的邮箱地址,在主题栏中输入了“求助”两个字后,按下Tab键,直接切换进入到了邮件内容的输入栏。

  明志双手开始在键盘上敲击着心中感觉。

  悦:

  睡了吗?

  最近的毕业节目排练还顺利吗?辛苦了。

  如果你已经进入了梦乡,先说一句“好梦!”。

  原本以为今天会是轻松愉快的一天,直到现在,拉下今天剧幕的时候,才知道了什么叫自虐。    呵呵,当然是情感的自虐,肯定不是身体上的虐。

  之前和你说过,今天是向公司请假去了台北;当时我的喜悦心情你还记得吧,现在我向你忏悔,那是我的得意忘形。

  原先计划好的今天和TOM先去了北海野柳看海,以前总是看你发来的大海的照片,总不能亲身体验,今天终于体验到了;站在海边岩石上,海风吹过我面颊,确实如你所说,恨不得自己不顾一切从岩石上一跃而下,直接跳入大海的怀抱中去;要不是旁边的TOM开玩笑的拉着,说不定还真下去了。

  TOM还开玩笑说那个是太平洋,不是你苏州的太湖,下去了捞都捞不到,还要每年来这边给你撒花,千万别折腾。

  嗯,确实是,晚上还要去看演唱会,现在下去了还真是死而有憾的说。

  从海边岩石上上来,见到了据说是很有名,看一眼少一眼的“女皇头”。不看不知道,看了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真有比你傲的;细长的脖子支撑着高傲而眺望远方的头颅,发髻高耸,脸是黑了点,日日夜夜被大洋的海风吹刷着,沧桑是难免的。

  从野柳绕着海边开了一圈,有时候就是这样子,要么不给看,要么就让一次看个够,基本上就是拿着相机一路快门按着的。

  花了两小时赶到淡水渔人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情人桥边的咖啡厅补用了餐,就泡在咖啡厅里不想动了。

  从窗外看情人桥真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纯美的色调,金色的海水,倒影着天空逐渐失去光辉的落日;天空的云彩也被夕阳调染成金澄色,这是不同于我们的金色嘉年华的金色,要用词语形容的话——醉夕阳。

  TOM问我要不要去走一走情人桥;我肯定是拒绝的,我和他一起走一次话,玻璃了就不好收场了。

  时间也泡的差不多了,TOM说夜景更美,你是知道我性格的,对于无法实现的诱惑言语,我都是采取MASK的。接下来才是今天来台北的正餐,驱车赶去小巨蛋。

  到达小巨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暗。入场后,我们的位置在舞台侧面二楼的看台上,位置还算将就,整个舞台基本都能看清楚,对于免费从公司福利社搞来的门票,这个位置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看演唱会,挺兴奋的,可以看到真实的偶像了。

  灯开始全部熄灭,演唱会正式开始,耳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终于看到真容了,你以前说在新加坡可以经常看到,我还是很羡慕的,今天稍稍填补了一下空缺。

  其实在现场听演唱会也是有缺陷的,音效没有CD来的纯正,歌手还容易出现音准不准,不过气氛还是很浓烈的,体验感不错。

  其间,还看到了嘉宾依林,到此刻是我今天情绪的最高点了,两位美女都在三次元见到了,后面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场灾难。燕姿和依林退场前介绍了另一位嘉宾,好像叫什么宗伟,然后去后台换装了。

  男嘉宾唱了我们都喜欢的《爱情证书》,起初没有听出来是这首歌,只是觉得很熟悉,毫无心理准备,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就已被堵住了;同一首歌可以演唱得如此的悲伤,是我没有丝毫防备的;当开唱第二首《心雨》的时候,心虽有防备,但仍然被无情的摧残,当时我已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听完歌单上最后《Stefanie》、《天黑黑》和《The Moment》这三首歌了。

  在决定来看演唱会之前,我是对最后三首歌做好心理防御的,谁知在中途就已经到了被击溃的边缘。命运总是这样,当要让我输的时候,总是会让我输的彻彻底底,绝不会让我侥幸脱身。

  歌单上写着"新歌", 当燕姿唱出还不熟练的第一句“爱是愚人的国度,看我们演的好辛苦”,无力抵抗,心理防线已彻底崩溃。眼泪直接从眼眶中,肆无忌惮的涌出;唱到第二段repeat的时候,我就拉着TOM出来了,用了很差的借口,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吧。

  看的出来TOM的脸色也是很糟糕的;回宿舍的一路无语,TOM专心的开着车,我则看着窗外,原本,号称要挑战公司最高记录“30分钟从台北开回新竹”,信誓旦旦的他开了近两个小时才回来。

  刚刚情绪实在糟糕,我感觉我是无法安然入眠的,回想起白日的美景,现在好多了,谢谢!

  明志

  写完落款,明志点击了“发送”按钮,然后,又从烟盒取出了一支烟点上,深深吸入,慢慢吐出,心中已经平复很多。

  心中如果有爱人的话,单边去听现场演唱会,绝对是一种自虐行为,这是明志切身体会。

  明志灭了手中的香烟。

  “嘟!嘟!”,明志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推入的提示声。——明志和悦使用的都是黑莓手机,这是他们约定好的,当对方求助的时候,第一时间能收到呼救,送上救援——

  点开来自悦的邮件,主题写着“救援”两个字,内容没有文字,唯有一张粉色带有白色螺旋线圆形棒棒糖的图片。